1. 首頁>
  2. 楊定一 / 全部的你

楊定一.全部的你 1本

  1. 主要音樂家: 楊定一
  2. 系列:
  3. 廠牌: 風潮音樂
  4. 商品編號: BHHY0001P
  5. 發行日期: 2016年06月01日
  6. 片數: 1本
  1. 建議售價: $540元
  2. 注意!此商品已為特價商品不得再享有 網站會員價 風潮卡友或金卡會員價 風潮卡友或金卡會員之生日折扣價 等優惠。
此商品目前缺貨中

專輯介紹

繼《真原醫》、《靜坐》暢銷書後
楊定一博士2016年最新作品----《全部的你》。
引領你在茫茫人生中,把自己找回來!

人生,離不開身分跟「我」;而人生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快樂。
找到全部的你,也就是找到全部的生命,因此,也就找到快樂。

★什麼叫做全部的你?

全部的你,也可以稱全部的我,全部的生命,全部的一切;活出全部的你,也就是活出全部的生命潛能。

我們所看到的世界,其實是透過感官所帶來的資訊所組合而成的。任何東西,我們所看到、聽到、聞到、嚐到、摸到……其實都是資訊,經過腦部的處理而轉出來的印象。我們連最堅實的東西,比如說花崗岩,都是透過神經系統的電子訊號所轉出來的認知,嚴格講,連個石頭都是個念相,而這世界完全是念相組合的。但是,我們把所有的形式當作真實,創出我們所認為的人生。

本書教大家怎麼走出這個虛擬實境,而接觸到全部的生命。

生命其實不光是人生的內容,不管多悲觀或是多風光,這些生命種種的變化,只是全部生命的一小部份,其實還在生命的前景打轉。而生命的背景,也就是念頭和情緒所從生的因地,其實也是生命很重要的一部份。也就是說,除了「有」,還有「沒有」才組合出完整的生命。不幸的是,我們的一生都落在「有」的形相世界,忽略掉了一個更大的境界──這是作者透過這本書想找回來的。

全部的你,也可以說是把腦和心或是一切都找回來,都跟生命整合起來。
全部的你,全部的我,全部的一切,是古人留下來的最完整的哲學系統。它是包括智慧,又包括慈悲的大法門。這個傳承自古以來,到現在沒有斷過,甚至不可能有斷層。因為宇宙本來就是醒覺的,而我們就是宇宙的一部份。我希望透過這本書,可以把讀者一起帶回到自己的家、自己的本性,也就是──自己的心。

作者介紹

楊定一博士 John Ding-E Young M.D., Ph.D著有《真原醫:21世紀最完整的預防醫學》、《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以及《等著你》、《重生:蛻變於呼吸間》與《你,在嗎?》音聲作品專輯。

目錄

編者的話 神聖的會晤/陳夢怡
序言/楊定一

第一卷 這個世界,離不開念頭
1. 全新的意識狀態
2. 醒覺,是從人生的前景,找回生命的背景
3. 頭腦的監獄
4. 我們是感官的囚犯
5. 不是活在過去,就是活在未來
6. 我們是念相和情緒的組合
7. 我們是萎縮體
8. 念頭和萎縮是我們痛苦的來源
9. 療癒萎縮體
10. 走出時空,跳出腦的內容
11. 「存在」與「作為」之別

第二卷 走出身分跟「我」
1. 到處都不愉快
2. 建立身分
3. 任何身分,包括「我」,也都只是念相
4. 「我」永遠需要更多
5. 「我」跟念頭都是無常的
6. 「我」跟任何念頭,也只是局限的
7. 透過「我」看生命
8. 超越「我」,也就是從「相對」找到「絕對」
9. 不圓滿的關係

第三卷 這裡!現在!──開啟人生的鑰匙
1. 超越和奇點
2. 只有「這裡!現在!」是真實的
3. 除了「這裡!現在!」,其他的一切都不真實
4. 「這裡!現在!」是解脫唯一的門戶
5. 容納一切的形相,也就自然進入「這裡!現在!」
6. 全部的你,在每一個角落都存在
7. 關鍵的 ,是空檔
8. 生命,不需要非得怎樣

第四卷 透過形相,醒覺
1. 把每一個形式,當作意識轉換的門戶
2. 當下是個場
3. 向萬物說是
4. 我什麼都不知道
5. 什麼都不知道,我每一步都是最後一步
6. 到處都是恩典
7. 生命來活你
8. 真正的愛,就是愛自己
9. 業力,也只是制約
10. 死亡與失落──帶來意識轉變的機會
11. 我們的身體結構,就是為了呈現全部的你

第五卷 一切也只能是這樣
1. 一切本來都圓滿
2. 體悟,也只是改變意識的焦點
3. 用空檔來看世界
4. 就讓醒覺的光透進來吧
5. 再一次回到──存在與作為
6. 透過語言,最多只能留下路標
7. 世界是個全像圖
8. 全部的你,是人類的偉大傳承

第六卷 更多的路標
1. 透過知識,一個人不可能解脫
2. 沒有任何東西,有獨立的存在
3. 看清,就是解脫
4. 「這裡!現在!」,是人生最根本的狀態
5. 醒覺,也只是落在最根本的生命狀態
6. 「這裡!現在!」是不可能失落的
7. 沒有什麼好寬恕的
8. 活在「這裡!現在!」,跟守不守戒不相關
9. 走出人間的牽絆
10. 跟生命全面配合
11. 你既是前景,又是背景

第七卷 實踐當下
1. 靜,就是當下
2. 修行不用時間
3. 是嗎?
4. 沒有絕對的重要!
5. 我毫不抗拒
6. 對生命,對一切說「好!」
7. 存在,我只是這樣
8. 「Oh」──喔,是最好的靜坐法門
9. 聽,聽,聽
10. 笑,微笑,會心一笑
11. 就讓感受存在
12. 一個醒覺的呼吸,一個醒覺的一步,也就夠了
13. 每一個瞬間,都是神聖的
14. 感恩的練習
15. 我是誰?

序 言

序言/楊定一
全部的你,也可以稱全部的我,全部的生命,全部的一切,是我認為現在我們大家最需要的一堂功課。

簡單說,我在《全部的你》是希望強調──生命是遠遠超過任何生活帶來的狀況、危機,或是一切。

我們人,每一個人,本來都是完整的、圓滿的、永恆的。但是,很不幸的,活在這個世界上,讓我們把那麼簡單的真理都忘記了,忽略掉了。

把自己找回來,也可以稱──醒覺,也就是人生最大的目的。

相對的,其實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全部的你,全部的我,全部的一切,是古人留下來的最完整的哲學系統。它是包括智慧,又包括慈悲的大法門。

這個傳承自古以來,到現在沒有斷過,甚至不可能有斷層。因為宇宙本來就是醒覺的,而我們就是宇宙的一部份。我希望透過這本書,可以把讀者一起帶回到自己的家、自己的本性,也就是──自己的心。

如果你懂了這些,也就不用再讀下去,而是,就好好過吧。做一個圓滿的人、快樂的人、活在現在的人、活在當下的人。但是,假如你跟我、跟大家都一樣,雖然懂這些話,但是會忘掉的話,我希望,還是讓我繼續分享下去。

活出全部的你,也就是活出全部的生命潛能。

進一步說,人生最大的目的,也就是從人間無意識的昏迷中醒覺過來。醒覺,一般人稱解脫,是可能的。不光是可能,它是人生最根本、最容易的狀態。但是,我們一般人絕對不會相信,更不認為可以作到,就算可以醒覺,也不認為這一生就可以作到。

醒覺,不是透過逃避,不是透過追求,更不是透過任何動作或轉變所達成的。醒覺只能透過存在,它是我們本身一個最原初的狀態。可惜的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忘記了。

也就是說,我這裡所談的,是每一個人早就有的。雖然這本書提出的觀念,跟人間都是顛倒的,很多觀念和看法,跟你一生所聽到的、見到的、學到的都相反,甚至違反了全人類所帶來的知識。但是,我相信,只要你用「心」讀這本書,你會發現──這本書所講的一切,你老早就知道。你的心,知道。而且,一點都不會驚訝。

這本書是透過口述留下來的,我之所以選擇口述,不光是考慮中文寫作的限制(我在西方長大),而是因為這本書是從內心的寧靜、全部的寧靜轉達出來的,可以說是真的從「沒有」化出「有」。從這種寧靜所帶出來的語言,我才可以跟全部的生命完全接軌,跳出時空一切的限制。這麼說,讀這本書也不用根據任何順序,從每一個角落,我希望都可以帶回到──全部的你。

書摘

第二卷 走出身分跟「我」
人生,離不開身分跟「我」。我接下來,想用另一個角度來探討人生的問題,而人生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快樂。找到全部的你,也就是找到全部的生命,也就是找到快樂。接下來,我想進一步分析人為什麼那麼不快樂,這個根源是怎麼來的。有了這些知識,面對人生,我們才可以進一步找出解答的方式。

1到處都不愉快
人間,本身就不快樂。
我到今天,很少看到任何人真正快樂。我倒是見過很多人認為自己成功,或是在社會眼光下算成功──有財富、有名氣、有地位。但是,這些人總讓人感覺「有了愈多,愈不快樂」。

一個小孩子,從小生出來,開始懂事,進入教育,就開始不快樂。等到長大,更不快樂。成人,反而更沒有安全感。為人生的安排規劃,不斷地追求。追求更好的生命、更好的未來、更好的婚姻、更好的事業、更好的種種安排,這都是我們每一個人期待的更好結果。但是,這個最好的結果,是永遠得不到的。我們仔細看一下,一個人是永遠不會滿足的。

我們只要有名財地位,就想要更多,永遠會想要更多。有了愈多,煩惱
這個不快樂的現象,透過科技的發達,也只會愈演愈烈。我們現在的人,每一個人同時都被多重的觀念和任務給綁住。因為資訊來源的方便,我們可以快速轉變念頭。認為可以同時兼顧不同的責任與角色,以為自己可以在同一個瞬間扮演不同的角色。

這個快,可以說是不可思議的快的步調,同時帶來過去想像不到的危機。我們總是在這個世界認為不適應,隨時在一個高壓力的狀況下活著。因為人跟人之間的關係繃得很緊,總是會讓我們認為不順。不管是家庭、朋友,或是一般的工作環境,都讓我們受到創傷。我們每一個人都認為過去受到委屈,別人對我們不理解、不諒解,還帶給我們加倍的傷害。

痛苦的,流淚的,失望的,對一切絕望的種種經過,我們每一個人都體驗過。我們也往往認為,這就是生命所帶來最普遍、最平常的境界。不快樂,我們可以稱「不快樂」是文明帶來的疾病。是我們大家共同所面對的最平常不過的境界。也可以說,不快樂是我們人類演化所面臨的最大危機。把自己找回來,就是把快樂找回來。那又要怎麼做?怎麼得到快樂?就讓我繼續講下去吧。

建立身分
身分,是一切「不快樂」的來源。
我們人一生出來,就已經離不開社會、家庭所帶來的制約和約束 (conditioning)。光是一個名字,從父母給我們的名字,我們就被這張文字標籤鎖定了一個身分。我們很早,甚至還是嬰兒的時候,我們就學到分別和區隔,學到了孩子是和父母不同的角色。父母會給我們帶來安全、生命的自主與滿足。我們做孩子的,就可以期待得到飲食、飽暖,得到保護。

有了兄弟姊妹,我們又理解了,原來手足的身分和我這個人的身分不同。而且,在父母的眼中,他們的身分和我個人的身分又有許多地方不同。透過玩耍,我們自然會認出某個玩具是「我」的,還會跟別人的比較。透過玩具的大小、顏色、功能、好不好玩,我們就學會了建立自己獨立的身分,和兄弟姊妹、鄰居的孩子區隔開來。也透過比較,自然也會跟父母要求比較「好」、比較「好玩」的玩具,在一群小孩子中,確立自己的身分。無形當中,把這個玩具當成很重要的一部份,把這個身分當作自己。再懂事點,自然就會分辨出什麼是父母期待的表現、態度,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自然就鎖定一些行為來展現。透過這些種種互動的分別,我們很小就認識了自己在這個世界的身分,和在家庭中的角色。

再進一步,上學後,我們的身分認同就更鞏固、更堅實了。我們變成了一個班裡的一個同學,一個要表現得比別人好的學生。我們學會了要努力用功,在老師和其他同學面前要表現出可以得到認可、贊許的一個樣子。這種身分,是最受大家歡迎的。

那時候,我們也已經懂了,懂得了快樂和不快樂。很自然的,我們發現在家裡,有些行為會受到周邊人的歡迎或排斥。受到歡迎,會強化我們的身分,會讓我們更趨向那個樣子。反過來,也有許多互動讓別人不滿,甚至排斥。這些都會讓我們覺得不愉快,反而強化了個人對自己、對別人的負面認同。

等到我們進入青少年期,其他人的身分已經愈來愈堅固,而「我」這個人也只是社會林林總總身分的一部份。這個身分的定位,和「我」未來在社會要扮演的角色也分不開。「我」未來想要扮演的社會角色,已經被自己指定的身分綁住了,也就是反映「我」對我自己的認同。

這個認同,是在個人的特質和環境互動中逐漸定型的。如果我剛好擅長體育,在別人眼中是運動明星,我也會想往體育競爭去發展,覺得自己應該可以成為好球員或是優秀的運動員。假如我個性內向,寧願安靜讀書,逐漸也就成為大家眼中學習好的孩子,自認為日後就應該成為學者。倘若我外貌或身材出色,得到了同輩的關注,我也就更注重打扮和外表的修飾,好繼續得到外界的肯定和特殊待遇。甚至,如果我個頭比較瘦小,玩耍總是爭不贏,或許我會變得退縮,避開需要跟人競爭的情況。

從特質,經過與外界的互動,一個人在無意間得到了鼓勵或否定,而指派給自己一個未來的角色和身分。所以,很多年輕人會想做醫生、護士、老師、家長、企業家、歌手、明星、學者、工程師、技師……都離不開他自己所指定的身分,也反映了他對自己的認同。很有意思的是,我們華人對身分特別重視。也許這就是儒家思想的影響,認為每個人在社會上都要有他的角色,他的身分。但是,這個角色和身分似乎已經合而為一。這一來,我們每一個人都離不開社會上所扮演的角色,而個人在社會上扮演的角色,又自然變成身分很重要的一部份。我們很常見到──人與人之間的稱呼,都要掛上一個身分來鑑別。而且這個身分多半離不開角色,例如:王教授、李老闆、邱董事長、林副總、盧總、張指揮官、陳工程師、楊老師、王同學、李小姐、林哥哥、陳小妹……也可以說,從這個稱謂,已經定出了這個人在社會所扮演的角色。

有趣的是,別人這麼叫,自己也很理所當然,自己都被別人口中的身分和角色給迷住了。好像不這麼稱呼,就看不到這個人。然而,人被這麼稱呼習慣了,如果沒聽到,還會渾身不對勁。人家叫我楊老師、李老師,我就是老師的身分。那麼,就要有個當老師的樣子。更有趣的是,換了一個角色,還要讓周邊的人跟著調整稱謂,來確立這個新角色。有時候,這麼確立還不夠,還要昭告天下。

反過來,我們對別人也是一樣。用一個稱謂「框住」我們對他的看法,而這個看法其實是過去以來種種印象的積累。最可憐的是,我們每一個人對別人一點都不客觀,都是從過去的制約來投射出這個人的角色,並限制了我們對這個人的期待。在東方社會,這個情況特別明顯,人就是會對有身分的人另眼看待。

接下來,我要繼續談的是,為什麼一切的不快樂,全都和身分的認定有關。
任何身分,包括「我」,也都只是念相
個人的身分,包括「我」,是人類演化出來的念相,也是一切痛苦的根源。
我們每一個人都曾經是嬰兒,也都會同意,嬰兒時期是我們一生最快樂的時點。不光如此,我們每一個人都喜歡接觸嬰兒,嬰兒反映出我們思考發展最直接、最原始的階段。嬰兒沒有思考的能力,也可以說,沒有念頭時,一個人反而自然有了快樂,而這個快樂不需要透過觀念的思考才能帶來。

一隻動物,狗、貓,其實跟嬰兒很像,它的思考流程很直接,不是經過複雜的念頭來決定行為。一朵花,任何其他有生命的萬物,也都是如此。有知覺,而這知覺帶來很直接的反應。

只有人,透過上千年、上萬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才懂得用思考來作分別,衍生出更高層面的邏輯,來面對這個世界。上萬年的演化所帶來的這一轉變,確實是人類這個物種的特色,讓我們脫離「無思無想」無能思考的狀態。由思考推動出的進步與發達,也就是我們的文明。

所以,我們人跟動物、植物……遠遠不同,我們透過思考可以規劃、可以累積知識和經驗,可以從經驗中學習,進一步組出新的觀念,還可以規劃、安排、左右未來。可惜的是,這些種種的念頭、思考,到頭來,搖身一變成了我們的現實。從一個不存在的念,我們進入了一個虛擬實境。它本身會活起來,成了另一個生命。我們人,有本事在一個簡單的狀況上,再加上很多層次的考量。不光是參考過去所經歷的狀態和經驗,還想預測未來的後果,也就把原本簡單的狀況複雜化了。

這些種種的考慮與投射和預測,讓我們不斷地過不去、反感、憂鬱、恐懼,好像俄羅斯娃娃一樣,在身體上又加了一個身體,在頭上再加了一個頭,到最後根本忘了原本只是很小、很簡單的一個狀況。這個額外的頭和身體,好像變得跟真的一樣。我們可以說,一切煩惱,都是過度思考所帶來的。

回到身分,這也只是念相所創出來的。身分,任何身分,也只是念相組合的。我們透過念頭,自然產生種種區隔、分別、喜惡。於是把原本不存在的一切給凝固了,變成我們大家每一個人的身分。身分,又離不開「我」。「我」的存在,是要跟別人、跟環境區隔開來,才可以成立,進而存續下去。沒有跟別人、跟身邊的環境區隔,「我」自然就消失了。有意思的是,連這個區隔或隔離都離不開思考,甚至就是念頭創造出來的。

「我」其實就是個人的身分。這觀念是從很小、很早就建立起來的。
就連我們前面提過的嬰兒,在跟環境的互動中,也已經開始慢慢建立一個獨立的「我」的概念。從一開始,只是追求生理的滿足,要食物、要飽暖、要喝水、要休息。漸漸地,從身體的滿足感,逐漸導向情緒和思考的滿足。母親的一個動作、父親的一個聲音,主要照顧者的一個反應,自然會落入嬰兒的思考範圍,影響到他對自己、對他人的看法。「我」的觀念,就是在這些互動中自然產生的。透過多年的成長,「我」的身分就這麼卓然成形了。沒有思考,是不可能有「我」的。可惜的是,我們大家都以為──一定要有「我」,才有生命。或者說,必須要有「我」,生命才有意義。這一點,是錯的觀念。其實,我們再怎麼努力去找「我」,是找不到的。我們指稱「我」時,通常會用食指往胸口比著,也就是心的位置。這是表達「我存在」很直觀的方式。

但是,假如我們繼續觀察這個存在的「我」,會發現它不只是這個身體。我想表達的是,全部的我,包括我印象當中的「我」、念頭的「我」,遠遠超過這個「體」。也就是說,這個印象的「我」遠遠超過肉體的我。一般來說,「我」,還包括一切的經驗、情緒所帶來的滿足、傷害、傷疤,以及別人所稱讚、所看到的我的形象。這些,還是離不開念頭所帶來的虛擬實境。說它不存在,它又存在。說它存在,卻又找不到。這個虛擬實境,卻有決定一切的能力,決定了我快樂不快樂、滿足不滿足、有成就沒有成就,讓我們不斷地對人生有追求、有期待。隨時都讓我們認為人生就是要追求比較完整的我,比較完美的我。這完美的我通常是透過物質,以及財富、名氣、地位可以找到的。

比如說,當學生的人,就要透過學習,完成「我」的教育。受完教育了,「我」又希望找到一個好工作,完成美好生涯的第一步。進一步,又希望找到一個好伴侶,把「我」變成更完整的「我」。有了家庭,「我」又延伸到孩子身上,希望他們能夠完成「我」對他們的期待。這一切,可以再進一步完整「我」。一直到人生的最後一口氣,「我」始終只是種種過去所累積的念相,不能講它是真的有。因為人生的這一切經驗,已經過去了,我們只是透過念相把它找回來。所以,「我」是個大妄想,是我們無形當中,被這個念相綁住,看不出來它的真實。

但是,千萬不要小看「我」的力量。為了生存,「我」一定要取勝,要在人生中得到我的地位,佔領生存的地盤,還要跟別人區隔。透過區隔,「我」才可以生存,而區隔的方法不見得友善、不見得和諧。拿人類歷史來看,幾乎都是抗爭對立的。「我」的生存,是需要磨擦,甚至衝突的。進一步觀察,連一個念頭都是透過比較、磨擦才可以產生的。更不用講「我」也是靠種種的對立──跟生命對立、跟別人對立、跟自己對立,才能維持下去。而且年紀愈大,愈堅固。愈可能忘記一切的「我」都還只是一個虛擬實境。這麼說,我永遠不可能滿足的。有了財富,就要更多財富。有了名,就要更多名。有了利,就要更多利。掌了權,還要更多權。我是永遠不可能滿足的,最多只可能滿足一時。得到了,接下來又自然會期待更多,還要期待不一樣的。因為它本身就是從人間的變化中取得的,而任何變化所帶來的境界,都是短暫的。

「我」永遠需要更多
我,永遠需要更多。再多,也不會滿足的。
「我」其實是一個沒有任何實體的觀念。「我」完全是虛的。然而,光是這麼樣一個無常而相對的念頭,就把我們一生都給「騙」了。「我」會讓我們以為是個單獨的體。也就是說──我們一生,都以為真的有一個「我」,而「我」可以透過一個體,不光是跟周邊,還可以跟自己互動。這個體,又有一個物質的肉體和心理的念頭層面,彼此交錯,而相互強化。要養活這個「我」,不光從物質層面伺候,也少不了心理的滋養。講白一點,「我」永遠需要更多,多了還要更多,更多還要更更多,是不可能滿足的。站在肉體的物質層面來說,我們可能認為自己年輕、年老、高、矮、男、女、漂不漂亮、帥不帥、健康還是沒有元氣……這些都會建立一個「我」的觀念。我們大多數人通常不會認為自己完美,所以要花時間養生、治療、健身、打扮,才可以打造出一個理想的身體。而這個更理想的身體,本身也加強了心理層面的「我」,建立一個更完美的自我形相。換個角度來說,一個小嬰兒,懂事之後,就開始作比較。他可能跟其他小朋友炫耀「我家比你家大」、「我的玩具比你的貴」、「我比你更高、更壯」……再長大一點,這些比較,上升到更複雜層面的思考「我比你聰明」、「我比你活潑可愛」、「我的朋友比你的多」、「我比你理性」、「我比你更感性」、「我比你有天分」、「我比你賺的多」、「我比你更有名氣」、「我比你地位高」……

好玩的是,雖然一個房子、一個車子,在物質世界上是存在的。但是,這個物質世界的房子、車子,還會轉成一個心理層面的念相,從外在世界進入內在世界。透過這個念相,一棟好房、一輛好車,又變成我們身分──「我」的一部份。從一個外在的客體,透過腦的運作,轉化成一個心理的客體。接下來,我們的「身分」也就離不開它了。這是很有趣的。同樣的道理,連飲食都可以成為「身分」的一部份。比如說北方人愛吃麵食、台北人喜歡小吃。無形之中,連飲食都成了我們很重要的一部份,也同時影響到我們心理的狀況。我相信,每個人都認同,飲食在某種層面有心理療癒的效果。不光是滿足肉體的需求,還能在短時間滿足某個心理需求。舉例來說,有些人怎麼吃都吃不飽,其實是心理的需要,不見得是身體還在餓。好像是,透過飲食,我們都在某個層面滿足自己。其他任何身體的需要,包括性,也都離不開心理層面的需求。

從下一個層面,也就是心理的層面,那更有趣了。我們自然會重視別人對我們的看法。透過別人的看法,進一步建立自己的身分,也就自然產生了地位排序的觀念。一般是透過物質,比如更多錢、更多財富,來達到某個地位。就好像透過別人的看法、或自己所認為的地位,才有生存的價值。荒謬的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在物質上追求,想達到個人的目標。透過種種的物質,確實會造出一個「我」的幻相,並在短期內得到滿足。但是,最可憐的是,這個滿足感很快就過去了。然後,我們還要再找更多,才能滿足。再多不了了,就換個新的目標。一樣的,這還只是不斷地在強化「我」的觀念。

更有趣的是,就連放下一切去修行了,類似的念頭也忍不住會冒出來。「我修的更好」、「我懂的更多、更高深」、「我慈悲心愈來愈大」、「我好像境界愈空靈了」、「我也許更開悟了」……這些隨時爆發出來的念頭,也一樣不斷地強化「我」。

不僅如此,這個「多,還要更多」的觀念,不完全是友善和諧的。並不是只帶來正向的滋養,大多數時間都是負面的。大部份情況,養活「我」,就要不斷讓它抵抗,讓它反對。反對愈大,「我」的觀念愈強化,可以成就一個很特殊的「我」,甚至一個不愉快的「我」。千萬不要小看「我」的反彈力量。有些「我」一輩子都在抱怨、孤獨、悲傷,認為自己是受害者。其實,這種「我」是更有機會存在的,而且很難轉變。我相信,我們每一個人進一步反省,會發現自己都符合這些狀況。

為了生存,這個「我」要不斷地強化自己。抵抗、甚至反對,也只是強化「我」的一個方法,也通常是相當有效的一個方法。進一步說,不光「我」是對現象的一種抵抗。任何念頭──不管多輕鬆、多深刻的觀念和看法──也只是一種阻抗和抵制。假如沒有這個抵制,也沒有念頭好談的;就算有了念頭,它也留不住,沒有任何後果。

「我」還不止於個人的範圍,還可以有一個家庭的「我」。一個族群的「我」、單位的「我」、機構的「我」。還有文化的「我」。社會的「我」。民族的「我」。國家的「我」。人類的「我」。這各式各樣的「我」,也只是把「我」鞏固,從個人擴大到一群人,甚至是一個架構嚴密的組織。這些「我」包含再多人,也都是在追求一個更大、更完整的身分,不光為了眼前的生存,還希望可以永續,可以繁榮興盛。

這樣子說,為了能獨立生存,不可能跟其他的單位、機構、國家沒有對立。總是想證明自己對,別人不對。或是自己做的好,別人做的不好。站在國家的角度,這些衝突也可能造出戰爭,或其他的暴力。進一步說,國與國之間的糾紛、衝突,甚或是戰爭,都是從主張「我」的角度引出來的。

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這一切根本不可理喻,用瘋狂形容也不為過。可悲的是,我們有史以來,到今天所發生的一切悲慘,和人類的全部痛苦,都是來自「我」所造出的瘋狂。進一步,我想談,為什麼「我」其實是靠不住的。

「我」跟念頭都是無常的
「我」跟任何念相一樣,都是無常的。任何有色有形的東西,包括念頭,都是無常的。這句話離不開物理最基本的定律:只要「有」,早晚一定消失掉。我們同時觀察身邊的大自然,也只是如此。有形狀的東西都會變形,不是生長,就是退化,甚或消失,差別只在於時間長短。我們仔細觀察念頭,也只是如此。會生,也會滅。

回到「我」,我們也可以說──連「我」的觀念也是無常。我們所得到的任何東西,沒有一項可以讓我們得到一個永遠滿足的「我」。有了名氣,自然會想要更多。就連財富,也是一樣的無常,早晚也是要消失的。我們想要的東西消失了,我們一定會傷心。一份關係,不管再親,也只是帶來短期的滿足感。但是接下來,它就落入了無常,同樣要跟著無常的定律走:會結束、會變更、會轉變、會消失。人生的全部經歷,一樣的,都是無常。所以,任何處境、經驗、想法、情緒、念頭,都一樣靠不住的,不可能為你帶來永久的滿足,永久的成就。

我們進一步想──我們想找到的人生答案,是永久的,甚至是無條件而永恆存在的。站在意識的層面,它不受任何條件的約束,本身就可以成立的。然而,任何形相所帶來的,一定是透過條件組合而成,從因果衍生出來,也會生,也會死,也會消滅掉的。所以,一個有條件的意識,不可能衍生出一個無限大的、永恆的意識。因此,在形相上追求永恆,是不可能靠得住的。

假如任何經驗,或是任何處境、生活狀況都沒辦法為我們帶來人生的答案,那麼,到底有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靠得住?有沒有一個真理是可以追求的?我想,這是我們每個人這一生來,都要面對的難題。

其實,只是看穿這個「我」,看出它怎麼運作,怎麼壯大,就已經把部份人生的答案找回來了。也就是說,輕輕鬆鬆地看到「我」,它就已經開始消退了。

開本︰17 *23公分
頁數︰440頁
印刷︰全彩
裝訂方式︰膠裝

音樂家相關專輯

呼吸瑜伽 2CD

楊定一

優惠特價:$689元

真實瑜伽 2CD

楊定一

優惠特價:$689元

光之瑜珈 4CD

楊定一

優惠特價:$1199元

Are you Here 你在嗎 2CD

楊定一

優惠特價:$719元

等著你 Waiting for you 4CD

楊定一

優惠特價:$1199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