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好設計>
  3. 穿梭在抽象與具象之間的設計人- 訪自由設計師高鵬翔 1/5

穿梭在抽象與具象之間的設計人- 訪自由設計師高鵬翔 1/5

穿梭在抽象與具象之間的設計人- 訪自由設計師高鵬翔 1/5

2011年以《心花兒開滿年》、《台灣四季》兩張專輯同時入圍金曲獎傳統暨藝術音樂類「最佳專輯包裝獎」驚豔音樂出版業,並以《心花兒開滿年》拿下獎座;2012年再度以《心動聲動》入圍,今年又以風潮音樂發行的《空空把》、《原味音樂來辦桌》兩張專輯同時入圍該獎項,自由設計師高鵬翔似乎成了金曲獎常客。

2011年以《心花兒開滿年》、《台灣四季》兩張專輯同時入圍金曲獎傳統暨藝術音樂類「最佳專輯包裝獎」驚豔音樂出版業,並以《心花兒開滿年》拿下獎座;2012年再度以《心動聲動》入圍,今年又以風潮音樂發行的《空空把》、《原味音樂來辦桌》兩張專輯同時入圍該獎項,自由設計師高鵬翔似乎成了金曲獎常客。我開口說要約訪他,幫他做人物專訪,他很意外,我們認識多年,是在出版界長期合作夥伴,但我們其實很少有機會聊到,他如何開始設計之路。

畫畫擋掉校園霸凌 誤打誤撞踏入美術設計

畫畫擋掉校園霸凌 誤打誤撞踏入美術設計

復興美工畢業的鵬翔說,小時候根本沒意識到自己是否喜歡畫畫:「唸書的時候,只能說靠畫畫擋掉了很多被霸凌的可能」。求學過程他稱自己成績表現平平,直到高中聯考前夕,親戚告訴媽媽有一間學校叫做「復興商工」——只要會畫畫就可以唸的學校,所以他學了一年繪畫基礎就去考試,就這樣開始與美術設計結緣。

進入復興商工後,鵬翔發現高手很多,自己算不上頂尖,必須找出一條自己的路。「唸書的時候我是繪畫組,畢業後一開始在兒童插畫的代工公司畫圖,用彩色墨水,必須精細控制畫筆水量、顏色色塊之間重疊的水線效果,對手來說是很吃力的工作,當兵前就畫到右手韌帶受傷,當時就警覺到要有其他退路。」鵬翔心裡明白自己必須靠手吃飯,於是便往設計領域找退路。當時正好進入電腦化的時代,手工完稿雖然還是主流,但鵬翔已經意識到學習電腦軟體的趨勢,特地找可以學排版軟體的工作。不過,回想自己的設計養成過程,他認為影響自己最深的還是退伍後的第一份工作,在漢聲出版社擔任「繪圖編輯」一職。

漢聲出版的訓練、編輯力的養成

漢聲出版的訓練、編輯力的養成

「繪圖編輯」是漢聲小百科編輯團隊內的一個職位,這角色今日在台灣出版界可能已經消失。「它是一個看不到的工作,你看不到他的作品、看不到他的文字,可能只會看到一個人名和頭銜。」鵬翔篤定地說,繪圖編輯是「抽象知識」與「具象圖像」之間最重要的橋樑。

「漢聲和遠流出版的科普書必須向學者諮詢大量知識,那些學術知識通常非常硬,但也需要精準呈現,不能講感覺好像。」而繪圖編輯的工作,就是先整理知識內容,再消化轉換成圖像。「你可能要經過無數次的打稿,並且轉換各種角度。」鵬翔想起一件得意的往事:「以前在遠流,當時還沒什麼人做3D,有一次開會要做東海岸的地形,我就用各種角度畫,畫在白板上,可以一直調角度,調到很精準,當時總編輯就很訝異,這樣溝通的效果很好,這就是繪圖編輯的工作。」

一

繪圖編輯除了具備將資訊視覺化的能力之外,溝通能力也很重要。通常打稿、落定版面之後,由繪圖編輯負責發插畫、與插畫家溝通。「一般插畫家能夠接受大概是三次的改稿,如果為了一點角度調整,一改再改,插畫家會瘋掉。」插畫完成後,繪圖編輯再把版面Layout和插畫一起交到美編手上,做最後的編排。

聊著聊著,我想起當年在風潮音樂任職唱片企劃,初期跟鵬翔合作陶笛音樂專輯《陶笛飛行船》,雖只要延續藝人一貫形象即可,但當時未受過編輯訓練的我,全然不知如何切入,鵬翔主動以素描打稿畫了一個封面layout和我溝通,一目瞭然;後來進棚拍照時,不管是和藝人或攝影溝通,都能用圖像精準表達,幫整個團隊提升效率。今日出版社幾乎讓編輯或企劃一人包辦文字與圖像的溝通工作,倘若合作的美術設計本身欠缺編輯層次的訓練,經常只能不斷翻案、修改,歷經磨人的過程。「原來以前漢聲出版社這樣的專業分工是有必要的,也難怪漢聲可以做得這麼好!」我感嘆地說。

一

2012年鵬翔和馬躍比吼導演合作的紀錄片DVD《如是生活 如是Pangcah》,整個視覺從企劃概念、圖文編輯、插畫到設計,全由鵬翔一手包辦,可說是他在漢聲與遠流養成之路走來,個人編輯力的完全展現。他在觀看這部紀錄片的過程中,以素描揉合一點歐美漫畫風格的寫實手法,一邊畫出Pangcah阿公的生活風景,包括煮石頭湯、做陷阱。他把阿美族阿公的生活工藝以圖解的方式畫出來,就是希望觀影者一目瞭然,更容易體認到這些原住民傳統工藝的價值。

一

為何沒有持續發展插畫領域,鵬翔認為自己經過科班訓練後,畫圖都有一種障礙。「被技巧綁住,有種無法用圖像表達情感的障礙。」經過這麼多年後,他才慢慢放開很多技巧,最近進行的「童年復刻計畫」以童年題材發揮,他戲稱是在「復健」圖像表達情感的障礙 。

小時候,鵬翔常在舅媽的百貨行玩耍,店內玻璃櫃的夾縫裡塞滿固定襯衫的灰紙板,成為他最好的畫紙,他總躲在櫃台後趴在木板上畫畫。近期他正在進行的「童年復刻計畫」,找出當時的包裝紙、灰紙板、玉兔原子筆和類似的玻璃櫃,重現視覺、聽覺、觸覺、嗅覺和味道五感豐富的童年。

這些當年在漢聲、遠流等出版社受過的「編輯力」訓練,至今仍讓鵬翔感到獲益良多。他說:「這種訓練非常重要,不只是版面上的層次,還有編輯溝通的層次。因為早期的訓練,讓我可以很快知道對方在講哪一個層次,如果我們討論的層次不同,那個溝通是無效的,可能我必須很快調整,或者提醒對方現在討論的是哪個層面。」當時的訓練強化了他的溝通與理解能力,使他後來與各類創作者、企劃團隊合作時可以更靈活。

關於高鵬翔

穿梭在抽象與具象之間的設計人- 訪自由設計師高鵬翔 1/5 所提到的專輯

陶笛飛行船

游學志

優惠特價:$342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