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好設計>
  3. 不抄近路、走自己方向的設計人生- 訪自由設計師高鵬翔 4/5

不抄近路、走自己方向的設計人生- 訪自由設計師高鵬翔 4/5

不抄近路、走自己方向的設計人生- 訪自由設計師高鵬翔 4/5

美術設計高鵬翔近年來可稱為「金曲獎常客」,其實早在這幾年的獎項光環之前,他已在音樂出版業耕耘多年,特別是和風潮音樂合作一系列「原創藝人」的專輯,包括史辰蘭、黃建為、米拉、黃靜雅;此外,許多非主流創作歌手也會找上他合作,包括林少英、顏志文、山狗大後生等等。也許這和他是個很有創作欲望的設計人有關,最好的例子是林少英的《意湖》專輯設計,很單純的「標題」他刻意要用「蘆葦」來書寫,因為他認為書寫時與蘆葦的韌性牽引,可以產生某種「互動」的力量…

。

說他具有「不滿足於一般形式、不抄近路」的設計性格。鵬翔笑說,其實他在公司體制通常都待不超過三年就會換工作了。為什麼決定成為自由接案的設計師?他說,也只是剛好時機成熟了,看到一條路在眼前,渴望走出自己的路。成為自由設計師後,一開始什麼案子都接,當時沒想過自己的設計邏輯、性格是什麼。「各種案子一直來,你的設計邏輯都是直接對應個別案子,只好去翻國外的設計圖鑑、設計雜誌,必須不斷蒐集靈感。」他說,一直到這三、四年才逐漸找出自己的設計邏輯。「後來刻意不看設計書了,而是更深入地去瞭解題材,讓題材借我的設計表達…另外就是回歸生活真正的去體驗,透過其他領域的內涵幫助自己建立了設計邏輯,找到設計概念形成的方式。」

「這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繼承者、一種是開創者。前者適合在體制內發揮自己的能力,如魚得水,可以爬到經理、總監、執行長等職位;後者就是會出來走自己的一條路,找出自己的模式,過程中要不斷修正,是非常花力氣的。」他認為自己還不算是個「開創者」,他謙稱自己的創意不夠,反而比較像個「編織者」,要走一條自己編織的路。

1999年開始和風潮唱片合作至今,鵬翔說他最有感覺的一張創作歌手專輯,是2002年做史辰蘭《自己的房間》。「我當兵的時候在馬祖,那裡竟然有個唱片行專賣一些很奇怪的唱片,我在那邊買到了史辰蘭的劇場配樂《魔毯有貓》,所以我很早就知道她這個人,也知道她劇場味道的音樂很特別,沒想到退伍後沒多久可以做到她的專輯。」

打開整張專輯拉頁內盒的底圖,出現的是環繞房間的四面牆,視覺已如實呈現整張專輯的概念。鵬翔說:「這個房子現在還在,史辰蘭後來搬走了,這就是她當時租的房間,好真實啊!」封面上除了辰蘭的房間,天花板以設計手法加了海水和鯨魚,意謂著這個房間遼闊得像一整片海洋。不過一開始企劃說「鯨魚」,鵬翔以為是要加強生活化,還去買了一缸「金魚」加入封面裡,「結果企劃一看說,不是這個『金魚』啦!很好笑。」

和風潮音樂合作多年「原創藝人」系列的鵬翔,分析風潮品牌下的創作歌手,都不是流行音樂的調性、不走偶像明星路線,反而是生活紀實的創作者。所以他認為在唱片封面上,人物攝影應該以「紀實側拍」呈現創作歌手的真實性格。其實這也是風潮音樂做創作歌手一直以來的兩難,風潮偏向文化出版性格,不喜歡流行音樂習氣,也欠缺流行市場的操作經驗,但實際操作時又必須試圖放大歌手的特質、在視覺上吸引廣大消費者。

「這就是做藝人最難的地方。」當過唱片企畫的我有感而發地說:「因為不是流行的偶像明星,所以一直傷腦筋如何從視覺上吸引消費者注意,來聽他們的歌。」不過鵬翔認為:「做原創藝人,在文字和影像上,應該讓創作者以最真實的面貌呈現,可以更凸顯他的個性;畢竟當初唱片公司會想做這個人和他的音樂,就是被他原來的樣子所感動,所以為什麼不找出他真實感人的特質來凸顯?」以黃建為的例子,鵬翔說,他一直想做一張封面是以他的職能治療師醫師袍為主視覺,旁邊也許放一把吉他。「這就是他與眾不同的特質了,其實不需要太多的設定,可以更直接、更真實。」他說。

談到今年入圍金曲獎傳統暨藝術音樂類最佳專輯包裝獎的《空空把》,鵬翔說:「製作人將樂團定位成『叢林裡的精靈』,和我原先預設以為非洲鼓都是很野的草原畫面不一樣,勘景後決定場景在板橋的一座公園的榕樹。」

他說,以攝影的角度來看,通常以「人像表現」為主,尋求畫面張力;但對唱片的美術設計來說,人像封面的「場景感」反而不夠強,特別是這張專輯定位為「叢林裡的精靈」。所以鵬翔在外景拍攝現場,不斷和攝影溝通,譬如說從樹的角度來取景,取得設計想要的「神秘感」。

以封面而言,他建議樂團的孩子們不是站在樹前面,而是後退一點站到樹洞和枝幹中,人好像埋進去了,人和樹融在一起,有了更自然的情感;至於封底,設計想到樂團的靈魂人物是阿典老師,所以從他在樹上的獨照、視野的延伸,讓畫面產生故事性。最後再請攝影多拍一些空景的東西,讓美術設計可以運用。

因為畫面對了,之後的視覺就可以減少設計元素,讓影像自己說故事。「這張專輯我試著把自己想講什麼的習慣放掉,不像以前的作品,都會想放入自己的想法;這次讓畫面和人物情感自己講話,讓觀眾自己體會。」鵬翔說,這張專輯他花最多力氣其實是在「裝幀結構上」。「從這張專輯,我開始嘗試一張紙的裝幀方式。」不斷嘗試玩紙、折紙,利用反貼做成一個有趣的結構。確認裝幀形式後,事情還沒完,更重要是每個小細節都必須和印刷廠仔細對過,一一確認打樣,自己的想法才能被實現。

鵬翔認為,設計人應該站在產業的角度,不是一個公司、更不是一個職位。問他一路走來,想給現在年輕設計師什麼建議?「我建議年輕設計師要鎖定一個產業的設計領域,全心全力去發展,久了之後就可以回饋你自己的想法,找到自己的作品定位,找到一條自己的路。」

關於高鵬翔

不抄近路、走自己方向的設計人生- 訪自由設計師高鵬翔 4/5 所提到的專輯

空空把

優惠特價:$342元